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爱与寂寞

      我们不爱,因为我们受过太多的伤害!我们寂寞,因为我们喜欢一个人生活!
      又到6月,到了生我的季节,24年前的那个6月我在医院静静出生。之所以说静静,是因为出生的时候我没有哭,从母亲的身体里钻出来,迷茫的好奇的观察这个明亮的世界。爸爸打了一下我的脚板,我哇哇大哭,第一次融入这个世界,融入他人的感知。从此,6月就成为我思索或疯狂的季节。
      同居女友总是半夜爬起来,兴奋的难以入睡,无聊的她会让我陪她。我整日被她搞得精神不振,于是分手。离开的时候,她说:“我是半夜出生的,所以夜里异常的兴奋。”于是,我想6月的自己,那些兴奋疯狂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每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恋,都在夏天,每一次离别,都在肃杀的秋冬,我如一颗四季木,春天发芽,夏天旺盛,秋冬萧索。
      离别不是结束,而是另一个开始。而终当我想再开始,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爱的能力。正如网友飞影给我的评论:“你的这种症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病态现象,网络上将之称为"爱无能",类似于医学上的一种生理疾病“重症肌无力”。它会让人没有能力去爱,从而令心灵慢慢萎靡,最后达到心如死灰的无欲状态。这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流行病。医生说,“爱无能”则无药可救,除非大爱一场……”如此也好,无爱无伤。以后,我就喜欢上了一个人生活。
      一个人自由自在的在自己的小房子里,上网,写作,听歌,看电影。偶尔的时候去打打篮球。或者开窗,看我这个熟悉了24年仍感觉陌生的世界。这样过了好久,某日的一天,我从床上起来,舒展身体,伸了一个惬意的懒腰,轻轻的咳了一下。我突然动作停止,觉得声音是另一个人发出来的,我茫然的扫视屋子,确定家里只有自己。我被自己吓了一跳。我不知道,是不是还有人在自己家里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。于是我问一个朋友。她说:“你生活太单调,不会自我调节。”我知道自己封闭了太久,寂寞了太久。可是我喜欢上了这种感觉,这种空虚的可以温柔的抚摸自己的墙,在寂静中用心去感触周围一切东西的寂寞的无以复加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灵魂和自然的交流,应该就是寂寞到极致的体现。昨晚家里停电,我茫然的走进卫生间,打开淋浴,冷水顺着我的发奔向我身体的所有,我把手插入头发,感受凉水浸上头皮的冰凉。然后开始唱歌,歌声在我空旷的小房子里显得异常的空洞,我好似在欣赏别人的歌声,闭眼沉思中,身体在颤抖,心在颤抖,觉得仿佛在一个虚无的世界,自己就是一片空气。唱到动情处,一口凉水灌入口中,霎时,灯光亮起,来电了,我觉得突然又回到那个出生时看到的明亮的世界。只是,世界中的我,已经不再是当年的童真。
      莎翁说:“爱不因时光的拨弄,尽管红颜和皓齿难负时光的毒手;爱并不因瞬息的改变而改变,它巍然矗立,直到末日的尽头。”我一直都不赞同,爱是可以消耗的,爱消耗殆尽的时候就是寂寞来临的时候。爱与寂寞,是一个结束一个开始,是无尽的循环,是死循环。或者,无环可循。
     如今,夜里我开始失眠,怀念那些陪她的夜晚.而她,现在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.我只能在这样的夜里想一想她,听听歌,享受一下自己的寂寞.
     我的寂寞,在身边!我的爱,在末日的尽头!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3 | 引用: 29 | 查看次数: 700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