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怀念云儿

  7年前就想给她写一些文字,开了头后却总也不能结尾。当年的手稿也早已散落不见。今日,一早缠绵的阴雨使我猛然想起那个圆脸爱笑的女孩。把窗户打开一丝的缝隙,让凉风从缝隙中挤过,吹在我的脸上。蓦然间,看见窗外远处打伞回眸的靓影,仿佛是云云离去时的回首,让我的心隐隐一痛。原来她一直在我的心里,不曾离开。
  那是1998年的一天,我埋头在题海里为了梦想中的大学而奋斗,教室的门吱的一下被推开,一个小姑娘被老师带进来,第一印象就是爱笑,圆圆的脸蛋上仿佛时刻都带着另人愉快的笑容,看到她总会让人觉得很开心。于是,课业繁重的休息之余,我就喜欢看她,看她笑的样子。
  然而,好景不长,不到2个月的样子,有一天,她突然离开了,有人说她家人给她找了个学校,不用考试直接去上大学了。我年少的心有点惆怅,想在也看不到那让人从心里感觉到的笑了。那天放学,我在自己的抽屉里找到一个漂亮的笔记本,打开扉页,上面娟秀的字体写了一首诗:
  放飞你心中的白鸽

  你的眼神是一个洁白的鸽子
  在我的心里 飞过
  我的笑容是一颗鲜花
  在你的心里 开放
  放飞你心中的白鸽
  让他飞到那灿烂的花旁
  轻轻的歌唱 歌唱
  我在远方的思念

  落款是云儿。
  那天放学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透过窗棂看天上不停飘过的云,好久好久。我想云儿就是我天空中的一朵云彩,缓缓的飘过,只留下一个美丽的影子。
  正当我渐渐忘记她的时候,她居然又出现了。那是快高考前的一段时间,我们是一节体育课。正在集体活动的人群中,突然有人说:“那不是云儿吗?”我看到远远的一个身影,站在学校栅栏外面,对着这边张望。“木头,叫你呢。”一个哥们在后面说。我看到云儿往这边摆手,就跑过去。“你怎么来了?”我问。“来学校看看。”她说。“恩,那边还好吧?”我问。她闭着嘴没有回答,眼睛看着我,里面好象有很多话。我突然不知道说什么,这时集合哨响,我慌忙转身回跑,只听见后面说:“你会想我吗?”
  放学后,下课后后三排的同学的抽屉里都放了一个橘子。我知道是云儿放的,她不知道我坐那里,但知道我个子高肯定坐后面,就在后三排的所有抽屉里都放了一个橘子。那天我吃着那个甜甜的橘子却觉得很咸很咸。
  从那以后,我在也没有见过云儿。分别时的那句“你会想我吗?”我当时没有回答。可是7年中我时刻想起她,想起那朦胧的感觉和她暖心的微笑。我只能在心里说:“我想你了,就因为我当时没回答你,所以我想了更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 遗憾,让人永远不能遗忘。
  写完此篇,其实和她的第一次见面已经相隔十年。她估计早已嫁做她人妇,或者已经是孩子的母亲,而她年少时的笑和对我默默的好,已经在我记忆中封存,永远不会有人抢去。每到这样的日子,总能让我回想起来。
  终于写完的时候,也是我将要忘记的时候吧。
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8-05-07 05:27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417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