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女人

  喝点酒,开始絮叨,开始想我的父亲,不喝酒都能那么絮叨。呵呵,越活越小的老头,看来我现在能想的也就是我的爸爸妈妈还有远在印度的姐姐。

  一直一个人生活,也盼望一个知性婉转的女子,能伴我一生。可是,这个人什么时候出现,却是一个未知数。看电视,看到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两个从未相识的人就这么被捆在一起生活一辈子。觉得真是一次人生中最大的赌博。可是我的婚姻,应该也会是赌一赌吧。让我的妈妈,那个乐天知命又思想前卫的小老太太,用她的小老太太网络给我找一个她认为合适安稳的女子,跟她这个心死的儿子度过余生。这对那个女孩子应该是不公平的,可是谁知道她不也是跟我一样呢?不然她为什么选择这种赌博的方式。找到我,应该也是很多女人不失望的吧。

  总以为,一个男人,选择他的妻子,应该慎之又慎,父母生下自己,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我们已经不能选择,我们生儿生女基本也不是我们能选择的。而这些人,却都是我们的血亲,跟我们身上留着相同的血液,是怎么也割舍不掉的关系。而她,男人的女人,我们的妻子,确实我们唯一能选择,和我们一起生活,过一辈子的人。人,正常的活着,也就短短的两万多天,除掉我们长大,睡觉,还有多少时间能和我们选择的这个女人一起,而,我们和这个女子一起的时间,有可能是我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而,这个女人却是唯一的,在我们生命中占有重要位置却单单没有留着相同血液的人。那么我们唯一可以选择的,我们唯一一个不是血亲却要一起生活的,这个人,我们不要好好的选择吗?不要慎之又慎吗?

  这,和第一段矛盾了。

  哀,莫大于心死。我是一个善于思考明白事理的人。我不停的用上面的一段话来句教育兄弟,可是到我自己,却是一个赌博。为什么,我不想说,我之想,我能赌到一个安分守己勤劳持家的女子。希望,我能乖乖的,我能好好的,我能老老实实的等着赌博吧。
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9-01-31 10:37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254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