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
与你书

这是多少年了?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不知所措,心坚若磐石的行走着,但今天,走到山路尽头的时候,我却有些害怕了。山路的尽头仍是无尽的山路,走,不停的走,却走到绝望。

 

 

 

跑马梁上的风声呼啸,我狂奔追赶,我在找谁?漫漫迷雾中,看到苍凉破庙中队友的影子,心突然渐渐安定下来。原来,生命的历程不仅仅是行走,而是在行走中不停的追寻,心的追寻,人的追寻,爱的追寻。那么我停下来的时候,谁在追寻我呢?

 

 

 

巍巍拔仙台上飘满大雪,我在寂寂无人的峰顶沉思,举手间,在庙宇皑皑的落雪上写下:茫茫人海中,谁与我一起沐雪?——木木于太白之巅。于是想到另一个山顶,三年前的鸡角尖,那棵我用力刻下你我名字的枯树,如今应该已经风化的找不到任何痕迹,而你刻在我心里的东西,为什么在这分开的三年里,久久不愿离去呢?在鬼村墓地旁的营地里,我没有恐惧,因为我在想你。在蟒河繁星落尽的长夜里,我没有睡意,因为我在想你。在待落岭冰冷的悬崖缝隙里,我没有凉意,因为我在想你。在嵩山之巅的浓雾里,我没有放弃,因为我在想你。而今,我独自一人睡在大爷海风雪交加的破庙里,我狠狠的想你,却怎么也想不起。三年了,我终于在行走中将你淡淡遗忘,将你在我心里慢慢抹去,可是,为什么,我却不会爱了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9106晚于大爷海营地




[本日志由 木木 于 2009-11-13 10:17 A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65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验证码: 验证码
内 容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关闭 | [img]标签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