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木一世界,一木一森林。博如天空。
  笑,世界与你同笑;哭泣,没有人同你一起哭泣。爱自己!
  • 1
预览模式: 普通 | 列表

爱与寂寞

      我们不爱,因为我们受过太多的伤害!我们寂寞,因为我们喜欢一个人生活!
      又到6月,到了生我的季节,24年前的那个6月我在医院静静出生。之所以说静静,是因为出生的时候我没有哭,从母亲的身体里钻出来,迷茫的好奇的观察这个明亮的世界。爸爸打了一下我的脚板,我哇哇大哭,第一次融入这个世界,融入他人的感知。从此,6月就成为我思索或疯狂的季节。
      同居女友总是半夜爬起来,兴奋的难以入睡,无聊的她会让我陪她。我整日被她搞得精神不振,于是分手。离开的时候,她说:“我是半夜出生的,所以夜里异常的兴奋。”于是,我想6月的自己,那些兴奋疯狂的日子。
      每一次刻骨铭心的爱恋,都在夏天,每一次离别,都在肃杀的秋冬,我如一颗四季木,春天发芽,夏天旺盛,秋冬萧索。
      离别不是结束,而是另一个开始。而终当我想再开始,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爱的能力。正如网友飞影给我的评论:“你的这种症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病态现象,网络上将之称为"爱无能",类似于医学上的一种生理疾病“重症肌无力”。它会让人没有能力去爱,从而令心灵慢慢萎靡,最后达到心如死灰的无欲状态。这已经成为一种世界性的流行病。医生说,“爱无能”则无药可救,除非大爱一场……”如此也好,无爱无伤。以后,我就喜欢上了一个人生活。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悠然沉思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3 | 引用: 29 | 查看次数: 705

在孤独中涂鸦

      认识一个网友,叫安妮。
  本以为叫安妮的人应该是一个浓妆艳抹长发飘飘的女子。看着照片才知道,长发飘飘却一脸素净,素净的如她飘渺而含蓄的文字。让男人只能仰望。
  一个多才的女子,注定是一个孤独的女人。我想这也是天天见她在网上的原因。孤独让自己清醒,让她能更深刻而随意的观察这个世界。而让她对世界有了一个女人自己独到的看法。她深深的沉浸在里面,忘记自己是一个美丽的女人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偶尔感到深深的寂寞,但是在寂寞中,她应该是快乐的。
 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有才的男人。我让自己孤独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清醒的看这个世界。越是孤独也是清醒,越是清醒看的越清,看的越清越感到无奈。我开始喜欢每天喝点酒,让自己在微熏的眩晕中麻醉一下。安妮说双子座的人都有点神经质,我想其实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神经质,就象一个真正疯了的人不会知道自己是疯子,在这样的社会里,每个人的心理都有点或多或少的病态,应该是正常的。就看人自己怎么调节自己。社会在变,人们的思想在变,或许有一天,不变态的人,不被称为是人了。
  今日无酒,清醒的时候,在孤独中胡乱涂鸦!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淡定凡尘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3 | 引用: 48 | 查看次数: 791

大棚顶的猫

     闲暇的时候,开窗远眺,远处一个石棉瓦搭建的大棚顶上经常盘踞着一只猫。隐约的一团杂色,经常悠闲的走来走去,但是不管怎么走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那片棚顶。
      一日饭后,我散步到那片地方,想看看那只猫。我站在大棚下叫:猫猫,猫猫。不一会就看到那只猫走过来,走到棚子边再也不动。我第一次这么近的看这只我经常远望的猫,发现原来它居然是一只白猫,只是长期的不洗澡,白色的毛染成黑色纠缠在一起显出暗色的猫皮。仔细一看,脖子上还有一条细细的绳子,我猛然醒悟,原来这只猫是被拴在棚子顶上,为了保护棚子里的东西不被老鼠吃掉或者啃坏。我不得不再次感叹人类思维的灵活,从古代的稻草人到如今大棚顶的猫。人类发展的越来越有智慧。只是这猫在这里长期日晒雨淋的不知道是不是自愿?
      知道猫是被拴在棚顶以后,我就尽量少开窗眺望,不想看到那只不知道是不是真地悠闲的猫。直到一天,几十年未见的大雨,我猛然想到那只猫,开窗眺望,透过密布的雨帘,隐约看到猫在倾斜的棚顶挣扎,最后终于滑到棚边,四肢悬空,我关门跑出去,到了棚下,看到猫挂在棚边,已经不在挣扎,被自己脖子上的绳子吊死了。偶尔的哪个神经伸缩一下,带动身体的某个部位抽出一下,舌头伸出,两眼翻白,好像在嘲笑什么。我无奈的在雨中走回去,心情复杂。
      我想:过几天回再有另一只猫被拴上去吧。在过几十年,人太多了,会不会在上面放一个人呢?
      NND!!!

查看更多...

分类:淡定凡尘 | 固定链接 | 评论: 1 | 引用: 48 | 查看次数: 749
  • 1